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感怀与纪念

日期:2020-05-28 16:30 点击量:

龚书喜: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天线所第三任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沉痛悼念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天线与电磁散射研究所老所长、天线与电磁散射专家刘其中教授!刘其中教授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老师!刘其中教授的逝世是中国天线界的重大损失!刘老先生千古!刘老先生一路走好!


田步宁:原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西安分院天线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研究生导师,刘其中教授1999级博士

深受我们爱戴与敬仰的刘老师乘鹤而去,我的内心十分悲痛,不由潸然泪下。

刘老师是我们在学业上敬仰的学者,是我们在生活中学习的良师。

尽管泪水已模糊了我们的双眼,我们依然要化悲痛为力量、携手尽力前行,以此告慰刘老师在天之灵!

沉痛悼念恩师刘其中教授,愿刘老师在天堂安息!
 

柳超:海军工程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其中教授2003级博士

我非常想明天去送刘老师最后一程,但武汉疫情还没有解除,我从武汉出来受限制,非常遗憾。为了表达我的哀思,我填了一首词,悼念敬爱的刘老师。 

悼念敬爱的刘其中老师
(柳超)
 天涯海角有尽处,
浩荡师恩心中存;
恩师虽然乘鹤去,
学生奉您两楹奠。 
——2020年5月26日于武汉

刘老师还是我的本科老师,1981年就给我上过课,我记得是算法语言,距今已39年了,可刘老师上课的情景我还依然记得。老师一路走好!

先生教我四十载,
我敬先生一百年;
传道授业一辈子,
浩荡师恩万古存。
——学生柳超悼念

李建瀛:西北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其中教授1989级硕士

从开始跟着刘老师学习到今天已经30多年了!回首往事刘老师对我学习上耐心地指导生活上细心地照顾都历历在目,恍如昨天!是刘老师引导我进入电磁场天线这个研究领域,上学期间能在刘老师面前聆听教诲,工作后遇到难题经常与刘老师电话联系寻求解决途径,在国外时也是刘老师帮我排忧解难,回国工作也是刘老师帮我操心引荐。刘老师就是我生活中的一座灯塔,指引着我关心着我!30多年我一步步走来,生活中深深留下了刘老师关怀的烙印!刘老师对我恩重如山,感恩刘老师对我的关怀备至!如今深切眷恋的刘老师离我而去,悲痛伤感无助不忍缠绕于心!刘老师您一路走好!刘老师您多保重!刘老师您多照顾好自己!刘老师我会常常想您的!刘老师您走好!

刘老师我想念您!

 
张厚:空军工程大学防空反导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其中教授1998级博士

这两天一直沉浸在失去老师的悲痛之中,又不时地感到老师好像没有走,熟悉的身影,和蔼的话语,仿佛就在昨天......

老师治学严谨,带教有方。在他的学生中,有学校直接考取的,有研究所来的,有院校来的,还有工厂来的。不同的学生,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基础,不同的智力。老师总能找到每个人的切入点进行针对性的指导,使得每一个学生都能充分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和特长,顺利完成学业。

我入学时已经工作了15年,按照过去的说法是带艺投师。老师的指导别具一格,有两件事印象特别深刻,至今都记忆犹新。2002年1月,老师带我和另外两个老师一起去苏州参加有关智能天线项目的申请,并让我参加部分内容的答辩,体验项目申请中的各个环节。2003年8月,老师又带我去成都参加一个项目的结题验收。这次是让我汇报和回答问题,老师坐在下面旁听,给我的是鼓励和信任的目光,下来后才和我一起归纳总结。项目最后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顺利通过验收。

项目申请、结题验收看起来似乎和博士学习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提出问题的思维、研究问题的方法,解决问题的思路,梳理、归纳、总结、提炼等中间过程与博士论文的撰写乃至今后的工作都有着必然的联系。

老师这种特别的带教方法深深的感染了我。之后,我对我的学生也一直沿用这样的方法进行指导。

老师累了,需要休息了,您的弟子们个个都才华横溢,您可以在天国看着这些弟子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建功立业,书写天线的新篇章。

老师,愿您在天国一切安好。


李莉: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刘其中教授1990级硕士
怀念刘其中老师

尊敬的刘老师离我们而去了,听到噩耗,心中万分悲痛。刘老师的音容笑貌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感觉刘老师就在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本科在西电的6系,当时刘老师是我们的老师,毕业后在天线所刘老师手下工作两年,然后又上刘老师的研究生。刘老师心地善良,平易近人,对学生关怀备至,如儿女般地呵护。刘老师对学术严谨认真,在电磁场数值计算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当时随刘老师在电磁场数值计算方面学到了很多知识。这也为我后面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毕业后离开学校,老师也常常关心我事业和家庭方面的发展,给予我很多的鼓励。每当需要老师帮助的时候,老师都是不遗余力。现在想起来就热泪盈眶。老师对我们学生就像对自己的儿女一样,希望他们发展的好,生活的好,事业有成就。他毫不保留地给予了我们他所能给予的一切。常常感觉自己发展的不好有愧于老师,老师的音容笑貌又常常浮现于眼前,觉得不能轻易放弃。刘老师,学生不希望您离开,希望您常伴学生左右,给学生以关怀和鼓励。

刘老师已经离开我们,愿刘老师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快乐安详。您的学生会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聆听您的教诲和指引,感受您的关怀和鼓励。刘老师一路走好!

 
张红霞: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系统工程所,研究员,刘其中教授1997级硕士

今天是微信用时间最长的一天。导师刘老师走了,很久不联系的师兄师弟们再度建立联系,竟是通过这么悲痛的消息。一上午,我都在看学生大群发言,以及和当年的办公室师兄师弟师妹们聊,大家回忆着刘老师的点点滴滴,数度忍不住热泪盈眶……

昨天下午在开会,会议结束发现师妹给我发了微信,惊闻刘老师走的消息,非常意外,非常非常难过。下班路上,一路都在回想学校读书的日子,心中还是刚毕业时刘老师戴着变色眼镜、慈祥的模样。毕业后也去看过刘老师两三次,后来每次匆匆去西安出差,都想着太匆忙了,下次吧,下一次一定回学校看看刘老师,结果,没想到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昨晚上和师妹通电话,才知道刘老师近两年做了手术,最后这段时间异常疼痛,但他一直坚强的忍着……从没有给家人和看望的师生说过疼痛。听着听着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