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沉痛悼念恩师刘其中教授(邹艳林)

日期:2020-05-28 16:45 点击量:

邹艳林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刘其中教授2003级博士)

一上午忙于学生的毕业论文,下午答辩即将开始,拿起手机才惊悉噩耗。强行平复心情,学生们努力三年,今天是他们“验收”的日子。将近七点才结束,回到办公室,看着刘老师办公桌上的笔记本连接线,想着从此以后那张慈爱的面孔再也不会出现,忍不住放声大哭。

刘老师那代人,工作是融入了血液的。他们在求学时外语修的是俄语,为了掌握专业前沿动态,工作后自学英语,到能看懂专业文献的地步。我们所有几位老前辈都是这样,甚是令人佩服。电磁学在我国起步较晚,早期只有少数规则天线能通过解析表达式计算,对于其它结构稍 微复杂点的天线,分析其电特性是极为困难的。听师母讲过一些往事,在计算机还很稀有的年代,整个西安只有两个地方有计算机可供科研人员预约使用,刘老师每次预约到了使用机会,都会忙到凌晨两点以后才回家。经过几年的努力和探索,在1988年出版了《天线的计算机辅助设计》,使复杂结构的天线分析成为可能。十多年后,国外的电磁仿真软件才开始在国内

刘老师一生极为低调,在学术上很严谨,对每个学生都关心慈爱。师门的兄弟姐妹们毕业多年,几乎每个人问起刘老师的状况时,都能感受到那份真诚。刘老师这种为人处事的风格,深深地影响了我们每一个人。

刘老师退休后,每天会很早来办公室待一会儿,奋斗多年,办公室是寄托所在;等我们快上班时,又赶紧离开,怕影响我们工作。两年前刘老师做了直肠癌手术,我们都很为他担心,但又不好意思总问。所以,他的椅子、办公桌上连接线、信件等物件是否有动过的痕迹,经常是 我们猜测他健康状况的依据。今年的新冠疫情,导致大家宅家工作了很长时间,返校后,看见办公桌上的一层灰,想着刘老师也不能来办公室了。忍不住打了个电话,问他状况如何,他告诉我一切都好,还询问我们大家的情况。但是从声音听起来,我觉得似乎状况不好,去他家 了一趟,果然,刘老师已经没有力气下床走动了。此后的一个多月,他是在医院度过的。由于疫情的原因,医院不允许去探视,直到最近转到了中医科,才能去看看他,没想到这才两三天,刘老师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医生说,这种状态他一定非常疼,但是这两年期间,每次问起,他都回答说不疼。我们还一直庆幸,觉得上天眷顾,让他没有受疼痛的折磨。直到最近,他女儿发现他明显有忍耐疼痛的动作时,问他,他还是说不疼。原来不疼的真相是这样的!即使在最不堪的时候,也还是要免去他人的担心,自己努力寻找好转的希望。

今天答辩完,学生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现场师生合影,写下了“感恩的心”。抱歉,今天在你们答辩的过程中没能做到心无旁骛。

在这特殊的日子,写下这些文字,深切悼念吾师,涕泪交零!


西电导航微信公众号

西电导航微信小程序